拒绝超医疗化未来:《救救正常人》(Saving Normal

正文

拒绝超医疗化未来:《救救正常人》(Saving Normal 

  想像一下有一天,我们打开一个网页,照自己的症状依次填完一个可能有点长的量表,接着按下送出,网页会自动跑出一个最适合的处方组合。谢天谢地,我们省去了冗长的挂号手续,再也不需要在诊间里等待叫号,终于,我们告别了医生。这个超医疗化(hyper-medicalization)的场景可能不是幻想,法兰西斯(Allen Frances)医生──这位带着骑士精神的老派精神科医师──在这本《救救正常人》书里,疾呼阻挡精神医学这个超医疗化的未来。

  精神医学曾经有过一段由皮鞭、枷锁、束缚衣,以及各式道具綑绑堆叠出来的黑历史,终结精神医学黑暗时期的两个英雄是被誉为精神医学之父皮内尔(Philippe Pinel),以及编写第三版DSM(精神疾病诊断準则手册)的史匹泽(Robert Spitzer)医师。

  皮内尔让人们接受精神疾病的病因不是恶魔附体,而是遗传、脑部精神伤害、心理与社会压力,还有患者过去接受的糟糕治疗,他反对无意义的医疗行为,耐心倾听每位患者的人生故事,努力归纳不同患者的症状,建立精神疾病的分类。儘管如此,精神科医生的专业还是备受质疑,70年代,一位决心玩弄精神科医生的心理学家,把自己正常的研究生分别送到不同的诊间,声称自己幻听,结果是,这些学生全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这种简直江湖郎中的蹩脚治疗,让精神医学名誉扫地之余,差点又把它送回黑暗时代。

  此时,这位在书中被推崇为精神医学界亚哈船长──《白鲸记》里那位钢铁船长──史匹泽医师挺身而出,他为精神医学的研究与临床建立一套稳定可靠的诊断系统,在编写第三版DSM的过程中,他终结了精神医学的巴别塔困境,当然,这个过程势必得要付出代价:为了打造一致化的标準语言,它势必要抛弃曾经在精神医学界佔据主流的精神分析与社会研究,要建立基于表现症状的诊断标準,就必须牺牲(曾经是皮内尔重视的)个体差异与患者的生命经验。

  法兰西斯医师,继承了皮内尔医师的人道主义,以及史匹泽医师的开创精神,接下了第四版DSM编修小组主持人的大任,精神医学界现在需要的是谨慎与严格的守成,他从不掩饰自己「守成者」的严谨作风,他实事求是,建立SOP,要小组成员安静审视现有数据,不要打高空谈理念,更不要创意地脑补诊断,曾经让史匹泽乐在其中的激烈争论与开放讨论,被他认为有碍进度,他自己说:

  我不喜欢争议,争议会让生产力低落,让人焦头烂额,却甚少让人灵光乍现。我们实事求是,如果意见相左、迟迟无法决定数据的诠释,那就表示科学文献过少,或是模稜两可,不足以构成改变。除非必要、势不可挡,同时科学方面又有压倒性共识,否则绝不变动。

  守成者法兰西斯相信史匹泽医师的遗产只需要稍作调整修改,而在DSM三个版本(第三版、修订第三版与第四版)相隔的两个七年之间,也没有任何有力的研究,得让原本的疾病诊断系统需要重大修订,他的信念是「做任何改变前都要达到相当高的科学举证门槛,这样人格与领导风格的问题就不会搅和进来。」 

  可是,DSM-5的编修,却把法兰西斯医师的严谨风格抛诸脑后。法兰西斯自忏DSM-4中部分过于草率的编写,造成自闭症、过动症与成人躁郁症的滥诊盛行,包括性倒错(Paraphilia)之内的七种疾患因为药厂的灌水数据导致过当诊断,本来,DSM-5应该记取这些教训,小心提防药厂的利诱,来避免滥诊的现象,可是,DSM-5却变本加厉,毫无根据地扩充疾病诊断系统,灌水诊断拼命滥用药物。

拒绝超医疗化未来:《救救正常人》(Saving Normal

   对这位老派精神科医师来说,DSM的「圣经化」简直像是恶梦,疾病诊断本来只是完整评估环节之一,现在喧宾夺主,神入患者生命经验与评估症状生成脉络,这些曾经让精神医学走出黑暗时期的人道因子,现在全部简化成看表打勾算分数。

  决心力挽狂澜的法兰西斯,告别退休后的惬意生活,离开锺爱的蓝天海滩,写信给APA(美国精神医学学会)高层,四处演讲写社论上节目,警告DSM-5的滥诊风险,呼吁人们总是要做点事避免让「无辜的孩子因为假诊断服用不必要的药物,进而患上肥胖症甚至早夭」。虽然这一切在药厂用钱洒下铺天盖地的宣传与公关,以及越来越忧心忡忡自己可能患上诡异精神疾病的社会大众面前,简直像是蚍蜉撼树。

  法兰西斯不是转向变成反医疗者,长年的执业经验让他深切体会精神疾病对于患者造成的痛苦,他继承的是精神医学之父反对过度医疗化的人道精神,差别只是这次他对抗的不是刑具,而是小药丸与大药厂。他坚信人类演化而来的身体复原力,更多时候他鼓励杞人忧天的患者,用好好运动、睡眠跟交际来抵抗无谓的病识感,精神科医生、用药与临床心理师不过只是心理健康的最后防线。

  对法兰西斯而言,他是在守护临床精神医师对于慎重诊断的坚持,他不齿药厂对药剂只作最微不足道的调整好让专利垄断权延长一倍,为了扩张市场,绑架科学研究只为了可以在小孩身上卖更多的药种种行径。他甚至倒戈向APA开火,痛批APA的决策圈狭小,被药厂裹胁只顾着扩张诊断体系,却没有谨慎评估后果,他主张纳入更多的专业圈子(临床照护、流行病学与公共卫生等等)来阻止精神医学界的全面失控暴走。

  「救救正常人」不只是为被过度医疗化,无能抵抗的患者发声,对这位坚持公理站他这边,深信总有一天人民会从野心过剩的精神医学「专家」,与大药厂所製造的迷梦中清醒过来,把自己比作大卫正在对抗巨人歌利亚的斗士法兰西斯来说,「救救正常人」也同时是「救救精神医学」:精神医学需要的是让它走出黑暗时代的东西,需要重拾皮内尔医师对病症诊断的慎重,需要找回在自然秩序前俯身寻找答案的谦逊,这一切都是为了避免精神科医师在药厂迷惑下,自毁长城变成药丸输送带(从药厂到患者手里)的超医疗化未来。

书籍资料

书名:《救救正常人:失控的精神医学》Saving Normal:An Insider’s Revolt Against Out-of-Control Psychiatric Diagnosis, DSM-5, Big Pharma, and the Medicalization of Ordinary Life

作者:艾伦.法兰西斯(Allen Frances)

出版:左岸文化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