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交福利局照顾‧不捨得保姆‧欣宜哭喊不要回家

正文
暂交福利局照顾‧不捨得保姆‧欣宜哭喊不要回家(柔佛‧新山24日讯)保姆琳达与4岁女童江欣宜相依为命的一年多来,两人已建立了深厚感情,当琳达把欣宜交到新山福利局时,欣宜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分离”,突然很不捨的大哭起来,不管琳达怎幺劝,她仍一直嚷着不要回家,也不要读书,让琳达也伤感的哭了起来。琳达含泪向《》指出,她愿意放手,最重要的是欣宜可以快乐及健康的成长。在把欣宜带到儿童庇护中心之前,琳达先带欣宜去吃她最爱的鲜草莓、维他精、鲜奶和鸡腿饭。“欣宜最喜欢吃整只鸡腿,平日也爱唱歌跳舞。”她说,媒体拍摄她家门口有多双童鞋,全都是她买给欣宜搭配衣服的。琳达欣宜一起哭週三下午4时30分,琳达驱车从吉隆坡回到新山,把欣宜送到儿童庇护中心,可是欣宜一直不让琳达离开,这时,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大雨,两人也跟着哭了起来。琳达是在代表律师与好友的陪同下,亲手把江欣宜交给福利局官员哈雅蒂哈。琳达泪眼盈眶地说,她离开儿童庇护中心时,欣宜一直哭勿把她一人留在中心。“我心里很捨不得,我哭着向她解释这里有小朋友,要乖,日后回家了也要用功读书,但欣宜不接受,一直说她不要回家,也不要读书。”此外,她把自己接手照顾欣宜的来龙去脉解释一遍说,她是于2009年1月在前任保姆玛莉的家初次见到欣宜和她的哥哥,当时欣宜只有17个月大。由于玛莉一人照顾7个孩童,她便伸出援手,帮忙照顾欣宜。“玛莉告诉我,江氏夫妇常常拖缴保姆费,之前也曾拖欠另一个保姆一笔费用。她说,江氏夫妇未好好照顾两个孩子,欣宜的母亲更曾申诉丈夫没工作,以致他们没有钱的窘境。”住在玛莉对面的琳达因为非常同情欣宜的处境,便带欣宜回家照顾。“欣宜的外婆讚我把欣宜照顾得很好,也教育她乖巧懂事,曾要求我同时间照顾欣宜的哥哥,但我只答应照顾欣宜,避免分心。”担心安全没速现身自欣宜被保姆带走的事件曝光后,琳达一直没有现身,她为此澄清,她当时没有第一时间现身说明一切,是因为担心自己和朋友的安全,同时她也要谘询律师意见,为自己讨回公道。琳达不明白她与江氏夫妇之前一直维持良好关係,但今年农曆新年后,对方的态度突然180度转变,还向某报指责她拐带欣宜,令她面对拐带的指责,还有遭跟蹤、面子书要寻找她等骚扰。“我一时间感到很困扰,我担心欣宜会害怕以及她的安全,我必须保护她,同时弄清楚应该如何做,所以当时我没有即刻做出反应或澄清。”她披露,由于江氏夫妇没有联络她说要带女儿回家过年,所以她早在去年12月31日就带着欣宜上吉隆坡和自己的亲人过新年。江氏夫妇态度突转变“除夕晚当天,我接到欣宜母亲吴婉薇的简讯,说要接女儿回去,她完全未事先通知,加上我当时与欣宜已在吉隆坡,根本无法马上把孩子交给他们。”琳达说,吴婉薇把简讯传去她另一个不常用的手机里,导致她未看到而无法马上回应。“过后,邻居传简讯通知我说,有警员站在我家门外。我觉得事态严重,马上联络福利局官员哈雅蒂哈,并于年初四赶回来。”她披露,在照顾江欣宜这幺久以来,她一直与福利局保持联络。“对于福利局提出的要求,如要多久带欣宜到福利局报到、给欣宜受教育等,我都有做到。”斥二伯当初未伸援手“如果欣宜的二伯愿意帮忙,为甚幺在欣宜父母面对困境时,他没有马上给予援助,反而是现在才说要帮忙?”琳达指出,她在2月8日第一次报案时,已向福利局官员哈雅蒂哈反映,希望由疼爱欣宜的外婆拥有监护权。不过,当哈雅蒂哈亲自询问欣宜希望跟谁居住时,欣宜却说她不要跟母亲,而是要跟乾妈(即琳达)住。琳达坦承,欣宜是个精灵乖巧的孩子,人见人爱,可是事情演变至今,一切由不得她决定,但她始终认为江欣宜的外婆最适合照顾女童。“如今放手是考虑到欣宜的处境,我希望不会后悔所做的决定,也不会因为这次的事而脱离义工行列,我仍会照顾其他有需要的孩子。”推事自行发监护权琳达澄清,不是她主动申请江欣宜的监护权,而是新山福利局官员哈雅蒂哈向推事庭提呈江氏夫妇和她的报案书,以及江氏夫妇将女儿交给她照顾的同意书后,推事在作出考量下,认为她是照顾欣宜的最佳人选,才把监护权庭令发给她。指江太明白文件内容不过,她坦承,她于获得新山福利局批准的“有条件监护”欣宜的这件事,江欣宜的父母并不知情。她解释,在照顾欣宜期间,由于江氏夫妇很少到新山探望孩子,也没交出欣宜的报生纸,以致欣宜需要报读学校或看病时面对问题。“如果欣宜发生意外,她的父母随时可告我。为了避免将来发生不愉快的事,以及保障自己和欣宜的权益,我在让欣宜母亲签署一份同意书,以便让我可成为欣宜的监护人。”琳达说,欣宜的母亲吴婉薇毕业自新山康文学校,受过良好英文教育,绝对明白所签署的文件内容。有关内容指江氏夫妇交出欣宜的报生纸,同意按时缴付保姆费和相关费用,否则将自动放弃江欣宜的照顾责任。保姆曾2度报案琳达曾分别于2月8日及2月17日向警方报案。她说,江氏夫妇突然说要带回女儿,她觉得对方有问题,在担心欣宜的安全受威胁下,便前往备案。“17日的报案则是朋友在当天早上9时联络我,指报纸报导我涉及一起拐带案,我感到震惊,因为完全没有这样的事。为了保护自己并以示清白,我再去报案。”琳达说,她第二次报案后,受召到新山中央警署会见调查官,在警署与江氏夫妇碰面,双方针对欣宜的监护有不同意见。“既然法庭已把欣宜的监护权判给我,江氏夫妇若要带回女儿,就应该按照程序处理及领回女儿。”为了息事宁人,琳达后来向新山福利局官员哈雅蒂哈反映,她愿意交出女童的监护权。律师建议琳达索偿琳达的代表律师哲雅古玛说,他现阶段会先翻译各报对于这起事件所作出的报导,必要时,他会建议琳达採取法律行动,以制止更多不实指责出现在报章上。同时,他也建议琳达通过民事诉讼要求合理赔偿。“琳达之前所获得的监护权是从江欣宜4岁开始后的18年,也即是监护江欣宜至22岁。”他提到,琳达在把江欣宜交给福利局时,福利局官员哈蒂雅哈也曾感谢琳达把江欣宜照顾得健健康康,并跟福利局充份合作。新闻背景夫妇面子书寻女江欣宜的父母江启康与吴婉薇于本月17日在面子书(Facebook)上发布寻找女儿的消息,揭发了保姆疑带走女童的事件。住在霹州金马仑的江氏父母声称,他们把女儿留在新山福林园的保姆家已一年多,并在今年农曆新年前夕,即年廿九準备带女儿回乡过年时,发现保姆琳达的手机屡拨不通,且琳达也已搬离住处,令他们大吃一惊。他们过后获悉,新山福利局早于批准琳达有条件监护江欣宜,而法庭也于今年年初七发出庭令,允许琳达取得欣宜的正式监护权。过后,新山福利局决定安排欣宜暂时入住儿童庇护中心30天,待福利局调查清楚后才作出最后的定夺。‧2011.02.2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最近发表
内容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