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馆长对柯文哲的指责(长文) 柯文哲早就表态了,只是他口才

正文

馆长说「不要让大家看不懂你的所作所为,你是想吃不敢吃,要选就选,不要选就不要选」。

我的回应是:很多人看到总统这个位子看到利益和权力,但对柯文哲而言,他看到的很可能是责任,庞大的责任。(如同很多人都听过一个故事,你心里有佛,就看到佛,你心里有鬼就看到鬼。)

有句话说:Do not make the assumption of others unless you know the whole story.  批评别人之前先自省真的很重要。既然人无完人,就不该过度苛刻别人。

「你变了」这是一句模糊不清不负责任却很有杀伤力的指控,却非常常见。不同时间空间,思维肯定要进化要转变。

譬如柯文哲过去没有看到组党的必要性,但总统府的私菸案,我想是一个关键的转折点,他看到太多弊端,上层的弊端。他看到庞大的问题和责任,而唯有组党才有机会争取不分区立委,从法律面着手改善弊端氾滥的贪腐文化。

柯文哲的犹豫,有他的理由和情理。而他的犹豫还没有到值得被责骂的程度。人都有盲点,特别是局内者。

馆长说柯文折变了。我只想说:与时俱进是必要的,随机应变的準则也是必要,只要大原则和良善初衷不变。

他表态过很多次,只是他口才真的不是太好说的不清楚不明白。也就是说:他想选的野心不高(因为做好做满才是他的原订计画),但如果真的只有蔡韩两种选项,他会跳出来成为第三个option. (他当初大概也无法预期赖清德初选会败,他至今也无法得知郭台铭的意愿)

我推断柯文哲的性格,不要就会果决说不,他不表态就是悬而未决没有定案。

柯文哲早就表态了,他早说了,如果有蔡韩以外更合适的人选出现如郭台铭,(如果郭台铭可以处理好美日中的问题)他不会参选,更会支持郭参选(他早就公开这幺说,但很多人搞不懂他的立场)。

=若郭台铭不选,他便会基于无法接受韩蔡两种选择而上战场!

=柯文哲早就表态了,他只是傻等郭台铭做决定。而多数人在等柯文哲做决定。

人往往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依我看美日中的问题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内处理好,几乎是不可能的难事。柯文哲有胸怀挺郭,但郭台铭若不选,有那个胸怀为了台湾挺柯文哲参选总统吗?

小编:我支持柯,并非他是一个完人,他当然有他的缺点,我支持他,是因为他的清廉正直勤奋没有变过,他坚持原则(坚持老人年金改革,至今没有动摇,坚持不向企业募款,只因不想拿人手软被绑架,因为他出仕并非为了金钱的诱惑,而是因为他当年因为三张椅子被审讯,因为三张便宜的椅子被控伪造文书),而坚持原则和初衷是一件多幺难的事,当诱惑无所不在。

他对非正义事件发声的勇气也没有变过(如私菸案,高嘉瑜或洪慈庸或任何线上的立委议员有多少人敢于针砭总统府的私菸案?如果一个人看到极恶之事发生却完全不会动怒,你会怎幺说?

柯文哲其实不擅长替自己辩驳,更不擅长诉苦,包括他举办世大运的委屈(当时中央有全力应援吗?)和双子星案和大巨蛋等等。这些年他老了很多,扛了很多被断章取义的黑锅。相关报导:还原让柯文哲有苦说不出的11条假新闻「完整文字档和影音档」


2018-01-20 13:25

亲民党副主席张昭雄的儿子张元豪是史丹佛大学教授,更是中研院最年轻院士。

据《联合报》报导,张昭雄谈到竞选市长前的柯文哲和他提过一件事,当时柯在台大的实验室需要一张椅子,但研究计画经费项目不包含椅子,只能申报文具,助理便用文具费花200元买一张椅子,之后竟被控「伪造文书」。

张昭雄指出包含科技部等政府部门提供的研究经费,预算、研究目的和预期效果都要一清二楚交代,但他认为,愈是前瞻的研究,愈无法写清预算金额,台湾的环境只是在做「me too」研究。

张昭雄谈到台湾学术研究环境遭少数人把持,读博士的人越来越少,就算读了也会沦为研究室技术员,帮教授做研究写论文,自然不可能做出具前瞻性的研究,而这也是台湾年轻人陷入低薪困境的原因之一。

image source

柯文哲柯文研究郭台铭椅子张昭雄表态台湾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最近发表
内容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