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省红卫军事件始末

正文

来源:博客

23省红卫军事件始末

在「革命人民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伟大领袖毛主席」八次接见全国各地的「红卫兵」以后,1966年秋冬之际,造反派组织遍地开花,中国全面进入了全民「造反」的时代。在淮南市,一些退伍军人成立了所谓的「红卫军」,由伤残军人张家祥充「总司令」。据说张家祥打过仗,因伤残退伍,但是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退伍后连一份工作都没有,在淮南市东部做私人鞋匠,给人补鞋子。

「红卫军」起于淮南,一两个月间迅速扩展到全省,接着扩展到全国,成为全国退伍军人专一、统一的造反组织,起名叫「23省红卫军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张家祥身份卑微,不足服众,把年逾花甲的安徽省民政厅副厅长于得水拉了进来。于得水是个「老革命」,1931年参加农民协会,1935年参加中共胶东特委发动的胶东农民武装暴动,抗日战争时期当过团长。解放战争时期当过军分区司令员、省军区副司令员,一个典型的《历史的天空》中的「姜大牙」式的人物。

「红卫军」与其他的造反组织一样,无非就是宣告「誓死保卫毛主席」、批判「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贴贴大字报,斗斗「走资派」而已,并没有出格之举。然而,1967年初,,由江青把持的「中央文革小组」突然宣布「红卫军」为「反动组织」,张家祥、于得水等人以「现行反革命」罪被逮捕。年逾花甲且身有严重伤残的于得水被游街示众、被残酷「批斗」,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受到8次提审和逼供。强迫他承认自己有「篡党篡政」的图谋,强迫他招认要「建立大别山反革命根据地」的所谓罪行。一时间,全国各地都在宣传「红卫军」是反动组织,全国各地都在抓捕、批斗「红卫军」成员。

1967年2月26日,于得水死于狱中。整死于得水的人说他是畏罪自杀、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死有余辜。他们向死者家属封锁消息,向社会封锁消息,把于得水埋葬在合肥小蜀山劳改犯墓地。在社会上,一些造反派组织不知其人已死,继续用大字报攻击、诬衊、谩骂于得水,继续叫嚣要抓于得水游街示众、开批斗会。后来得到了消息,10月27日上午,100多名「造反派」跑到于得水的坟墓上,蹦跳叫骂,随后用石头砸烂墓护,撬开棺木,浇上汽油,点火焚尸。

江青所发出的「文攻武卫、针锋相对」号召,使中国的乱局陡然升级,1967年春夏之际,各地进入全面武斗时期,整个淮南市硝烟四起。张家祥乘乱脱身,重新拉起造反组织,并与祁胖子等人建立了自己的武装。祁胖子也是退伍军人。退伍后在谢家集区与一些战友筹办了「光荣饭店」,他自己当经理,生意做的很好。当是时,人人参加「组织」,人人革命造反,年轻气盛的祁胖子不可能站在局外。

张家祥的组织成了专业武斗队伍,多次寻找对立的一派开战,在淮南市极有名气。小伙子打赌,往往会说,「谁要是不凭良心,叫他出门碰上张家祥!」后来,张家祥失去控制,疯狂甚于土匪,火烧高皇寺,杀害无辜农民,震惊整个淮南地区,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1967年10月17日,「中央文革小组」又发出造反派必须实现「大联合」的通告,接着又命令武斗组织缴枪。不肯自动缴械的,由当地「三支两军」的解放军强制执行。祁胖子没有把问题看的有多幺严重。有一天他站在光荣饭店门口,抱着冲锋枪往天上开火,打光一梭子再换一梭子,直到把所有子弹全部打光,然后把空枪王肩上一撂,对着看热闹的人们说:「俺们听毛主席的话,缴枪去了——走喽,缴枪不杀喽!」

张家祥已届中年,可谓老奸巨猾,他自知罪孽深重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不肯缴枪。不肯缴枪就来硬的,由解放军、武装民兵组织抓捕队前去抓他。张家祥的队伍都是当地的工人、市民,乌合之众,一看形势不妙,大家都走散了或是投降了。晾得张家祥孑然一身,束手就擒。

很快传出祁胖子也在逮捕之列的消息。初冬的一天晚上,他跑到了我的邻居宋某的家里,他们以前是酒肉朋友。祁胖子早年就认识我,把我找过去给了两块钱,叫我帮他买酒。喝酒的时候,祁胖子哭了,哭的很伤心。他说他也杀了人,身上背了人命债,这回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没有可逃的地方,非挨枪毙不可了。他说,他一个堂堂的退伍军人,堂堂的饭店经理,吃香的喝辣的,哪个地方不快活?×他妈的「文化大革命」,硬是被这个运动给害了。可惜老婆那幺年轻,孩子那幺小……

宋某的老婆是个「积极分子」,不露声色出去报了案,「临时公检法」的人赶过来,把醉的不省人事的祁胖子捆起来逮走了。

1968年的「劳动节」前夕,淮南市枪毙了一批「罪大恶极」的造反派「坏头头」,其中就有张家祥和祁胖子。

23省红卫军事件始末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