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生技新金矿:远距医疗的巨大商机

正文

愈来愈多证据显示,流感病毒可以附着于悬浮微粒上,所以只要感染者搭电梯后,下一位乘客就可能被感染;流感的感染力已超乎预期的严重,在台湾,一週内因类流感去急诊的就诊人次超过12万人,美国这次也遇到十年以来最严重的流感。

目前,美国的医疗系统持续和本世纪以来最严重的流感疫情抗战,美国疾病管制局资料显示,近两万名病患因流感而住院治疗。这一数字与2014年发生的严重流感疫情相当,但这次死亡人数不断上升,令人担忧;尤其流感季节尚未达高峰期,专家预期,整个疫情会比2014年更严峻,医院会被挤爆。

医疗数位工具 愈来愈普及

不过,全美知名的波士顿儿童医院创新研发部主管布朗斯坦,从来自数位化医疗包括远端视讯医疗和连接云端的诊断医材公司的数据分析发现,线上虚拟(chatbots)或真人问诊,在这次流感爆发期间,有效分流过去病患须到实体医院或诊所治疗,协助解决现有医疗体系不足的窘态。

从远距视讯医疗公司的统计资料显示,今年流感严重期,求助远端医疗的人数暴增,美国知名远距医疗服务公司American Well医疗部门的主管Sylvia Romm说,最近该公司线上流感问诊大幅成长三倍之多。

全美最大远距视讯医疗平台公司Teladoc副总Jason Tibbels也表示,公司的问诊平台在高峰期有近8,000人线上问诊。的确,这次流感问诊人数比过去显着增加,近20%的问诊与流感有关,相较实体医院或诊所流感问诊的比重只有6%来看,病患对线上紧急问诊的接受度愈来愈高。

2017年3月开始提供线上虚拟医师问诊的Buoy Health,在这次流感疫情期间,谘询流感相关疾病的使用者也大增2倍。根据公司统计,2017年10至11月上线谘询有1,600人次,12月2,300人次,今年1月已达4,500人次。Buoy Health是由一群哈佛医学院医师以及电脑资讯科学家,开发出1款人工智慧学习的问诊平台,目前有1,700种疾病的诊断功能,还提供8种不同的建议,包括在家休养、紧急呼叫救护车、寻求初期医疗、远端医疗谘询等。每天服务人次超过8,000,至去年12月底,累积服务超过200万人次。

Buoy Health执行长Andrew Le认为,医疗数位化的发展才刚开始,无论是在病患端或是医疗服务提供者,对线上医疗服务的认知与接受度愈来愈高。以医师来说,过去,大家都认为医师数位化的程度最低,因为数位化和医师的医术似乎没有多大相关;现在,愈来愈多医师开始大量使用手机、平板电脑等3C产品与医护人员沟通,同时教育病患。

远距视讯医疗 生意好到爆

不只远距视讯医疗的生意暴增,云端智慧体温计服务提供公司Kinsa的业务也好到爆,该公司连结手机软体的智能体温计,除了提供消费者量测体温,也会提供过去的体温纪录进行分析,还会提供使用者如何缓解症状的方法、何时该看医师,以及提醒你该吃药了。此外,Kinsa根据内部统计资料来预测流感的高峰期,适时通知使用者,目前有何种流感爆发以及如何预防。

现在的远距视讯医疗或是云端症状诊断工具愈来愈人性化,人工智慧大量数据的整合推论,使得数位化医疗服务愈来愈精準,加以线上机器人的引导,让使用者很容易使用,就能找到最适当的线上医师,以及到达最少等待时间的医疗场所,避免医疗院所人潮塞爆。对病患来说,可避免在候诊时再度感染或是传染他人的危险。

不但美国疾病管制局大力推展远距视讯医疗,连医院也开始劝说病患多使用远端视讯医疗,不要老是跑急诊室,因为急诊室的诊断和治疗,需要长时间等待且费用昂贵,尤其面临社区型的流感扩散,远端视讯将病患分隔,能减缓流感的蔓延。

Buoy Health执行长Andrew Le深具信心地表示,在这次流感期间,远距医疗有效将病患分流,减轻医疗系统的负担;以纽约州来看,每年到急诊室求诊的病患就高达200万人次,其中十分之九根本不须到急诊室,所以远距医疗未来将持续扩大到其他疾病的应用,市场潜力非常庞大。

医疗数位化另一关键应用,就是让资料蒐集和整合更快更精準,协助政府和医疗机构迅速採取应对措施,因为政府机构蒐集的资讯,都是病患病况严重才到院就诊,之后医院才将数据传到疾管局,等疾管局进行分析后,才能採取进一步的措施,恐怕为时已晚,尤其是流行性疾病爆发期,应在扩散前有效预防才对。

早在2008年谷歌就从大家搜寻的关键字,来预测流感或是某种流行病的发生,后来发现根本没有统计上的一致性,会产生很大的失误,最后这个预测专案Google Flu Trends 2015年就结束了。因为你不知道这些人在谷歌搜寻的目的,是真的生病,还是恐惧或好奇;你也不知道地域性的统计资料,所以无法精準了解真相。

另外,Epidemico从社交媒体和其他公开线上的交谈资讯,企图挖掘有关公共卫生趋势和食物安全,但这都是间接数据的研究,还是医疗数位化的资讯较直接与準确。

现在有人推出更精準的Flu Near U,让全球的人可主动参与流感监测并通报,每週都会收到使用者主动报告及病状,Flu Near U会透过及时分析,并在地图上标记,作为研究和预防。

医疗大数据有价 前景看好

Kinsa创办人Inder Singh指出,Kinsa也利用平台建构流行疾病地图,未来所有疾病都有地图;尤其疾病不只是基因的问题,还有环境、饮食等问题。未来希望达到一个理想的警示系统,比如有一个人在某一个地方倒地不起,我们会先得到警讯并及时协助,或是了解某一种疾病在某一社区或某一州快速的扩散感染,这都是及时预警系统,总比疾管局落后好几星期的资讯更有价值。这些有价的资讯未来都可卖给政府、保险公司、药厂,甚至是生技产业投资人,让他们提前了解某些疾病的流行会对某些公司营收、获利的影响。

远距医疗平台公司Teladoc的Jason Tibbels说,公司整合性的统计资料,除了提供给外部相关单位参考,对公司本身的有效营运也很重要。公司虽有超过2千名医师,随时待命与病患网路互动,但我们不能等病患大量涌入时,才发现人手不足,这些预测性的数据,对我们线上谘询以及后续将病患分流到最适当的场所接受诊断、治疗和照护都很重要,不是一个点的服务,这些整合性的数据是点、线、面全方位服务的金钥。

Tibbels更指出,身为医师的他最关心的是诊断和治疗,以这次的大流感来说,就看到有些地区缺乏抗病毒製剂Tamiflu,该公司的医疗人员就会帮线上问诊的病患,解决缺药的问题,告诉他们哪家药房有存货可以取药。医疗服务人员和病患一起作战,这是点、线、面的主动服务,而非被动的反映,远距医疗服务将让整个医疗体系的流程更有效率。不过,纵使我们可以预测追蹤流感发生,同时可以教育病患会有哪些病症发生、有哪些风险、疫情发展新动向等,但是医疗数位化最终极目标,是让科学家可以利用更多数据来打败病毒。

2024年规模3,800亿美元

医疗数位化是利用资讯与通讯科技(ICT),来创建以病患为尊的新生医生态系统,举凡人体重要的生命数据,包括监控血压、心跳、血糖,以及近期最夯的基因组检测等,来作为疾病预防、诊断、预后、治疗、急救等的监控与管理;而其中需要连结病患的病史、免疫和过敏反应资料、用药状况、实验室检测、放射线检查、治疗方案等的电子病历(EMR),以及保险给付的资料。

这个新生医生态系统在2015年的市场规模约770亿美元,预估2024年将冲过3,800亿美元(约11.1兆元台币),年複合成长率超过20%;其中发展最快的远距医疗和行动医疗mHealth,年複合成长将高达35%,预估2024年的市场规模将达2千亿美元(约5.8兆元台币)。

2017年对医疗数位化公司是一个好年,因为总募资金额高达58亿美元,已上市的Teladoc和iRhythm的股价在2018年创新高,市值分别来到22.6亿美元和13.4亿美元。

什幺标的最受投资人青睐?优先顺序为,提供消费者健康医疗资讯、提供临床即时数据协助药厂,或是医材公司进行研发、提供精準医疗相关资讯,其他提供健康的人有关健身和维持健康的资讯、疾病监控、疾病诊断等,都是投资人喜欢的标的。

这也给了台湾生技公司发展不同的思考,有台湾电子产业的厚实支援,以及台湾最优质的医疗资源,医疗数位化绝对是台湾可多加着墨的潜力市场,更何况这个市场不只台湾,还可快速发展到全球市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