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世代网路战争:抢夺更多的使用者与顾客

正文
下世代网路战争:抢夺更多的使用者与顾客

网际网路出现以来,许多传统的生意模式已经改变,现在的生意模式已经不是我们所熟知的那个样子。例如全世界最大的租车公司优步(Uber),旗下却没有车子;全世界最大的媒体经营者是 Facebook ,却没有自产内容;世界上最大的出租住宿网站 Airbnb,旗下没有任何房地产。

在工业革命后,人类社会分工变得越趋複杂,设计、製造、经销、进口、批发、零售等等,而网路时代的全球特性,又把这个複杂的供应链重新洗牌,使用者服务导向性质,让所有人能够自己成为商家、也能自己销售、设计、集资。

以往商品跟使用者之间的层层隔阂,也因为这些网路服务的关係逐渐打破,我们去电脑商场选购的时间越来越少,而在网路上动动手指直接购买商品的情况越来越多。表面上是打破了隔阂,但逐渐少了中间者的抽成,等于变相剥夺了部分零售、经销的费用。

但在 2015 年的当下,时代已经逐渐偏向了供给服务的网站业者,例如在航空公司準备推出自己的 App 与网站夹杀之前,所谓的机票比价网站成长就已经超出航空公司的预期,而他们也难以抢下这些网站的流量;而英国的 Ocado 虽然也与超市共同合作,但超市也担心最终他们的市场会被 Ocado 抢下。

平台商威胁传统商业公司

传统超市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就以搜寻引擎 Google 在德国所发生的争议举例,德国媒体网站曾经抗议 Google 抓取他们的标题与相关内容,认为 Google 应该要付他们使用费才能抓取他们的内容,而 Google 也因此移除德国媒体会在搜寻页面上显示的部分内容,但这反而让他们的流量掉了 80%。

社群网站的发展也有遇到类似状况,Facebook 至今掌握了内容网站的生死,只要他们修改了相关演算法,就有可能影响内容网站的流量,而这部份也因为 Facebook 是以广告费来增加贴文曝光度,也因此让内容农场得以靠广告生存,只要他们做一定的成本计算,就能在广告费与获利间取得平衡。而他们也的确挤压了传统网路媒体的生存空间。

这些例子都可以举出网路改变了多少事情,如果传统产业要避免这件事情,就得学习向特斯拉、Warby Parker 眼镜等公司一样,把从生产、製造、仓储、行销、配送等环节一手全包,这样传统产业就可以从中获取更多利润,但这将会耗费大量金钱与时间成本。

与使用者接轨的「介面层」

TechCrunch 的编辑 Tom Goodwin认为新一代的战争就在与消费者(用户)接触的接口上,他将这个接触到所有使用者的接口称为「介面层」。

如前所述,包括 Uber、阿里巴巴、Google、Whatsapp、Facebook 等服务本身并不提供内容或产品,如果要谈起一个产品要送到消费者手上前的各种层面来说,他们只佔有极小的那一曾,但却是真正含金量最高的那部分:就是与消费者的直接接触,以现代的网路商业模式来说,人数就是金钱,越多人使用、能赚钱的机会就更大。

于是我们能看到搜寻引擎除了广告外,也开始跨入电商;Facebook 打算把所有的网站内容纳入旗下并做广告分润,打算成为搜寻引擎外第二个网路永恆的存在。而台湾人所熟知的 Line、Wechat 都是在大量使用者的基础上跨入支付、电商、游戏等可以获利的领域。

许多实体产品其实都已经在利用「介面层」的概念赚钱,例如 Withings 智慧体重计,就只是增加了一个智慧健康管理的 App,就让这产品能卖得比传统体重计贵五倍,其他还有可以不靠电脑就能播放串流音乐的 SONOS 音响组合等,都是相当好的例子。

程式码的战争开启

新的网路时代可说是程式码时代,每段时期都可以看到全新的想法出现并很快取代原有的服务、或是原有的服务更加进化,许多我们所熟知的「服务」都正在想办法争取更多的获利模式。

有些人会认为这部份造成了剥削,因为过于庞大的使用者让这些服务得以制定对生产商较为不利的价格(这正是 Google 在欧洲被指控垄断的重要原因);这其实也不能算是错误,不过当初詹宏志担心雅虎收购无名小站会垄断整个台湾网路广告市场,结果事实证明,时代总是会不断地更迭,现在无名小站早已收摊,而现在社群网站的发达,也不是当初我们会想到的。

时代会不断地演进,至少以网路发展的速度来看,没有什幺服务是能够真正屹立不摇的,但接下来这波被称为「物联网」的热潮看来还有许多事情是可以发展的,而无论是提供或利用「介面层」服务的厂商,只会越来越多。

参考资料: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