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别空巢期宅男,施昇辉:50后,比理财更重要的是为自己而活

正文
离开职场,最怕成宅男
二○一六年十月一日,我的大女儿出嫁。当天,我邀的朋友坐了九桌,其中五桌朋友的交情至少超过十年,甚至有从小学就认识的朋友,另外四桌却都是近六年认识的,甚至有不到一年前才第一次见面的朋友。
或许你会说,我怎幺藉女儿出嫁在打秋风呢?我不仅不这幺认为,还很自豪我在第三人生居然可以交到这幺多新朋友,而且交情好到只有极少数人真的因为有事而不能来。
这四桌的新朋友,有两桌来自旅行,有两桌是因为写书而认识的。没有这些新朋友出现在我生命中,或许我当天顶多只能邀到一、两桌的老朋友。此话怎说?这恐怕要从我二○○三年被公司要求自请离职开始说起。
近几年,我曾接受一些媒体的採访,谈到我失业在家的那段日子。许多记者很好奇,当时我最大的恐惧是什幺?多数人会担心的经济问题,我倒还没有特别放在心上。我最担心的,其实是社交圈的逐渐萎缩。
我当时警惕我自己,绝对不可以因为失业而自暴自弃,因为如此一来的必然结局就是自我封闭。为了避免发生这种情形,我要求自己一个星期至少要和一位朋友见一次面,吃饭也好,喝咖啡也好。
开始的前三个月,都有达成目标,但接下来,我就愈来愈难启齿了。这些朋友多半是我工作时认识的同事、同业,或是客户。第一次邀请,他们都会答应,但在谈话中,就会发现彼此已经不容易有共同的话题,而且显然有些耽误到他们的工作,因此如果下次还要再邀同一个人,就觉得是麻烦他了。
以往和同事、同业、客户碰面,都会交换许多业界的情报,当然容易经常往来,但当我已经不能再给他们任何工作上的帮助,久而久之,自然就疏远了。
同学呢?我失业当时才不过四十四岁,跟我同龄的同学都还在事业上打拚,家庭生活尚且无暇兼顾,又岂有时间与我闲嗑牙?我就别叨扰他们了。只要去参加同学会时,别不理不睬我就好了。
到了失业的第二年,也就是二○○四年,我就真的成为彻头彻尾的宅男了。当时唯一还维持的聚餐,是和我同样失业的一位朋友。有一年农曆春节前,我们两人还自己办尾牙,彼此交换礼物。幸好后来一起担任某家上柜电子公司的独立董事,至少不用自己出钱吃尾牙了。
这位朋友的太太不准他失业待在家里,所以他只好去朋友的公司看盘、买卖股票,所以还有每天会互动的朋友。我太太对我在家,没有什幺意见,反而让我有时一整个白天,只有在出去买中饭时,才会和人说一句话:「一个排骨便当,外带。」
我是被迫提早进入退休状态,但这绝不是我逐渐失去社交圈的原因。很多人就算是届龄且风光的退休,也可能发生同样的情形,而且根据一些调查显示,男性又比女性严重。因为男性多半以事业为重,一旦没了工作,常常就不知道该怎幺过生活了。如果届时不肯走出家门,就会注定发生这种结果。

我认识一位客户,因为公司股票上市之后,卖掉分红配股后赚了很多钱,就决定提早退休。他除了买卖股票之外,没有任何兴趣,生活顿失重心,结果就从此宅在家了。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一度每天和太太去爬郊山,但这显然无助社交圈的维持。后来他也参加旅行团出国玩,或许是个性内向,因此仍然无法让他脱离宅男的处境。
我的宅男人生一直到二○一○年,我和太太一起去参加一个北海道的旅行团,才终于有了结束的机会。

北海道的一群北海盗,以及
二○○三年之后,因为我没有固定的收入,且三名子女都还在就学,家庭经济负担不可谓不重,所以我们也就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每年全家一起出国玩了。直到二○一○年,我决定只跟太太出国旅行,一来节省费用,二来改善我们因子女教养问题而逐渐崩坏的夫妻关係。我们参加了一个北海道五天四夜的旅行团。
我记得这个团有超过四十个团员,把一辆游览车坐得满满满。领队兼导游为了希望团员彼此认识,就让大家在车上自我介绍。轮到我的时候,我实在羞于启齿说自己正失业中,所以就说我和太太在近郊的风景区开餐厅。这间餐厅其实是太太娘家在经营,我顶多在人手不足的假日去支援罢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邻座的几位团员好奇问我一些有关餐厅经营的问题,我都答不太出来;只有在聊到股票投资时,我会侃侃而谈,因此后来就在泡温泉时和这些刚认识的团员老实承认了。他们并没有对我投以异样的眼神,这才让我稍稍宽心。
这些比较有话聊的团员中,有三位在上市电子公司上班,所以很自然就聊起了股票。股票是我比较有自信的话题,他们也听得津津有味,这才逐渐热络了起来。
第二天,我们很自然又坐在同桌吃饭。我正好坐在其中一位许先生旁边。闲谈间,我们发现彼此有太多相同的地方。首先,我们两人的英文名字都叫Alan,再来我们都是一九六○年十月出生,但他早我几天。听到我们的对话,同桌的团员开始起了兴趣。接着,他现在虽然住在桃园,但他曾经和我住得很近,只隔了一条巷子,现在他的父母还住在那里。不只如此,他的老家在花莲,就在当年我花莲服役的部队附近。还没完!他母亲居然和我一样姓施。
同桌的团员听到都啧啧称奇,起鬨要我俩结拜做兄弟。既然缘分如此深厚,就把全桌的人一起结拜吧!我们总共十二个人,一共是五对夫妇和一对情侣。许先生是大哥,我是二哥,再下来的年轻人,我们就直呼其名了。这就是我交新朋友的首部曲。

缘分是很难强求的,或许这是老天爷给我的恩宠吧!这些新认识的朋友,一开始就知道我是失业在家的鲁蛇,所以他们不会拿以前的我,来和现在的我做比较,让我可以非常自在地和他们交往。当时我还没有写书、接受採访或演讲等公开活动,因此我们的交情是非常纯粹的,非常自然的。
五天的行程结束后,虽然我们彼此留下了联络的方法,但我其实没有期待和这些人还会有持续的往来。就在两个月之后,许大哥主动邀请大家一起去桃源仙谷玩。大家再度出游后,才真正确定我们的友谊将一直持续下去,并取了个「北海盗家族」的团名。
那次之后,大家决定按年龄顺序,每三个月轮流主办活动。我是二哥,所以我就是第二棒了。本来都是一日游,后来变成两天一夜才尽兴。除了住民宿,我们也开始疯露营。不仅大人们成了好朋友,小孩子之间也从小玩在一起:初识时,有三对夫妇的小孩刚出生不久,看着他们现在都是小学生了,更能见证我们的友谊长存。
之后每次的出国旅行,我都期盼能有新的好友团成立。二○一二年去尼泊尔,真的又如愿以偿,成立了另一个「尼浓我浓家族」。有时候,两个家族在国内办活动还会撞期,必须配合我来乔时间呢!再来比较具体成形的是二○一七年的黄山之行,因为患难与共,不只成立「飞来石快乐行」群组,甚至当场相约隔年再一起去奥地利和捷克。
当然不是每次出国都能有以上这种缘分,有好多次也是在回国、机场领完行李后,所有在旅程中的互动就此挥挥手,不留下一片云彩了。事后检讨,如果彼此经济条件或知识背景落差太大,就比较难成为日后还会继续往来的朋友。
很多人认为参加旅行团,必须集体行动,处处受限,是很无趣的一种旅行方式,但就结交新朋友的角度来看,却是最有效的方式。夫妻两人自助旅行当然甜蜜,当然自由,但万一在旅程中起了磨擦,还要必须忍受彼此,或许也是另一种限制,哈哈!
旅行交朋友,有点像买刮刮乐,有时会中奖,有时会槓龟,比较被动。如果因缘际会认识了一群令人喜爱的朋友,就要积极主动,即使用点心机也在所不惜,这样才能交到新朋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最近发表
内容甄选